您当前位置:学习园地理论研讨
鸿茅药酒案为何成为公共事件
2018-05-25 15:05:17

吐槽鸿茅药酒涉事医生终获取保候审。被关押3个多月后,谭秦东走出了内蒙古凉城县看守所。这是舆论的胜利,正义的胜利。当然,公众更期待法治的胜利,毕竟,取保候审不是结局。

回过头来看,因广告违法屡改屡犯、每次处罚都轻松过关的鸿茅药酒过于自信了,竟然轻易动用了国家机器,不远千里,跨省抓人。其实,对鸿茅药酒安全性问题一直存在质疑之声,不过并没有发酵起来,舆论关注的直接原因是警方跨省抓捕医生,触动了公众敏感的神经。毕竟,公权滥用,人人自危。国家公权和公民私权是此消彼长关系,公权一旦越界或任性,公民的私权必然受到伤害或挤压。这是鸿茅药酒案演变为全国公共事件的深层原因。因此,4月14日此案经媒体曝光后,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质疑警方滥用公权的行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鸿茅药酒案是近年来为数不多的全民大讨论,有关案件的任何进展都举国关注。百度搜索“鸿茅药酒案”显示,相关结果约302万个,可见关注的程度。每一次舆论关注案件的出现,都会促进转型中社会的进步。民意的加入,各种新思想、新理念集中火力纠正甚至颠覆传统做法和习惯思维,由此促进了新规则、新制度的产生。近年发生的赵春华“摆摊打气球案”,催生了两高涉气枪案件定罪量刑司法解释的出台;于欢“辱母杀人案”,不仅被告人于欢由无期徒刑改为五年有期徒刑,警方还因此打掉一个作恶多端的涉黑团伙,与案件有关的15名嫌疑人涉嫌7个罪名被提起公诉。可以确信,无论“鸿茅药酒案”结局如何,都可以在规范司法行为方面起到警示作用,其标杆意义在中国法治史上应有一笔。

本案中,公权介入的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已经先后表态,其实,应该反思的还有内蒙古药监局和广告核准部门,为何对鸿茅药酒违法广告换个马甲就大开绿灯,监管和核准的底线在哪?终于,内蒙古药监局作出回应:已组成检查组赴企业调查,督促企业对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作出解释。进一步核查企业是否按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组织生产;对已审批的“鸿茅药酒”药品广告进行复核;监督企业落实药品安全主体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