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学习园地理论研讨
如何完善虚拟财产追赃制度
2018-04-23 11:26:38

委托追赃是指追赃机关将被追赃人或者被追赃的财产在其辖区以外的案件,委托当地同级机关实施追赃的制度。在网络虚拟财产的追赃过程中,首先要明确委托追赃机关与受托追赃机关的权限划分。笔者认为受托追赃机关应当享有下列权限:一是自主决定采取追赃措施和强制措施;二是对于据以为追赃的生效法律文书确有错误、案外人对据以追赃的生效法律文书提出异议的情况,直接交由做出生效法律文书的检察机关处理。在实践中,虚拟财产追赃过程中受托机关一般都是运营商服务器所在地或者运营商公司住所,需要委托追赃的绝大数原因是运营商协助追赃。而这两条规定给予受托机关更多的自主权,更加有利于对虚拟财产有充分了解的运营商能考虑案情,结合实际情况为受托检察机关作出重要参考。

笔者认为,从技术上来看,游戏运营商有协助玩家保存历史数据、防止数据丢失的技术能力;从法律上来看,游戏运营商也有保存历史数据、防止数据丢失的合同义务。所以笔者认为,根据公平原则,服务商基于技术、人力、财力、游戏运营控制上的优势,应当对其自身不存在游戏维护、管理上的过错而承担举证责任,若举证不能,应当推定服务商存在过错。相反,若服务商可以证明自己不存在任何过错或证明用户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则相应的应该免责。在这种情况下,服务商承担的是一种类似“过错推定”的责任。同时运营商还应具有配合检察机关取证、协助玩家举证的义务。作为享有特殊地位的运营商,不管是玩家与运营商之间虚拟财产纠纷抑或是司法机关与运营商之间的虚拟财产协查都离不开处于强势地位的运营商的配合,在享有更多权益的同时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

虚拟财产作为追赃对象以及在追赃中遇到的问题而引起的法律规定完善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完善实体法,确定虚拟财产的概念、性质、权利归属等,从而使虚拟财产能够成为追赃对象。首先是完善民法规定。虚拟财产具有物的属性,因此通过立法解释将物的概念扩充至虚拟物,从而将对虚拟财产的保护纳入到物的保护中。同时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将《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中“其他合法财产”作扩大解释,将“网络虚拟财产”纳入“其他合法财产”的范围。同时,还要明确虚拟财产相关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尤其是处于优势地位的运营商、服务商,限制其在服务合同中的“霸王条款”,并加重责任;明确规定运营商的协助取证义务以及配合执行的义务。

第二,完善关于追赃标的规定,使虚拟财产能得到顺利执行。现行法律虽然有赃款赃物的用语,但没有做出明确的界定。一般认为赃款赃物表述为“财物”。而笔者认为,这里的“财物”应当表述为“财产”,即指被执行人的全部财产性权利,当然包括虚拟财产。其次是关于网络证据的完善。虽然新《刑事诉讼法》规定了电子证据的证据形式,但对电子证据的证明效力及证明规则等尚未明确。再次,对虚拟财产调查的完善。在虚拟财产的追赃中,虚拟财产的调查是关键。一方面,要明确规定运营商的协助调查义务,运营商不得隐瞒、转移、毁损被执行人的虚拟财产;另一方面,要明确虚拟财产价值的确定方法,请专业的虚拟财产评估机构对虚拟财产进行认证,做到客观公正。